2011年4月28日星期四

Aduh! pening...

那天花木兰奉命打包KFC炸鸡。

昔市的快餐店,光顾的顾客以马来人居多,华人只占四分之一。

就像今天是星期日,排长龙的人好多,虽然我不喜欢排队,但为了家人

的肚子只好乖乖的等。^_^

我排在中间,前后都是马来妹。前面那个“香气熏人”,不知他用什么

牌子的香水,浓郁的香味把站在后面的木兰熏得头晕晕,要不是我施展

闭气功,说不定会成为第二天的头条新闻:

本土花木兰排队买炸鸡,不知何故突然晕倒。。。”

她那一身“香气” bukan main , pening kepalaku! ^_^

香水有很多种,但廉价的香水千万不好买,因为它的香气和汗味融合后

所散发出来的味道,足于熏死你的敌人!

花木兰的鼻子敏感,对这些所谓的名贵香水,一向来都避之远远。

大马天气炎热,如果你又是很会流汗的人,身上搽上不适当的香水,恐怕

会变成杀人于无形的“武器”,因为香水与空气中的细菌接触后,就会

转变成熏死人的气体。

如果我是“大粒人”,我会很霸道地在公共场所贴布告:

Dilarang menyembur pewangi yang kuat di tempat awam.“

呵呵呵。。。。花木兰果然是暴君秦始皇转世。

26 条评论:

Invisible 说...

我也是很怕氣味太重的香水,真的是受罪~

追梦者 说...

我也不喜欢香水味..

winnie@ah咪 说...

我也很讨厌重重的香水味><
我在想,不懂是不是他们的香水没酒精,所以他们要搽多多、多多~~以为酱才耐久><
可是却无形之中熏死人

维雄 说...

通常马来人都是爱用劲厉害的Enchanter。

tamiya 说...

坐我后面的花蝴蝶,以前也是狂喷杀虫剂,呛得我。。。

而在上课的时候,也是有一位,喷的粉,根本就像Breeze洗衣粉的味道,班上的人都避而远之啊。

怎么那些人那么没有自觉?

老二 说...

不知是不是种族歧视,我发现自己不能接受马来同胞的“味道”。。。 ^^"

細水長流 说...

环保嘛,不用冲凉,只是用一滴香。

Sook Ting 说...

I feel for you! Because my Malay colleague (who sits next to me) always spray 'strong' pesticide in the office.. :(

Vincent Cho 说...

我宁可对方涂止汗剂!>.<

嘿嘿 说...

问题是在层次(阶层),不是族群。华族也有廉价香水的拥趸,也许是在比例上小些。

啤酒花™_J 说...

我公司有这样的马来同胞。。。我几乎每天都承受被熏死几回的感觉!!!午餐一到,一定喷,去会议,,一定喷。。。你说我可以怎样???忍!!!

非一凡 说...

我会打喷嚏的~~哈哈

普普 说...

人家对自己体味没信心,说不定有狐臭,给你嗅香水算对得起你了!:)

嘿嘿 说...

普普说得对极了!!!

Vernice Yeo 说...

大小姐中学时期有研究过香水,偏爱果香,觉得个人体味(汗水)有着很大的关联,曾试验过绿茶香水,在我身上味道极淡,但在友人身上却极其浓郁。。很好玩~ ^^

花木兰 说...

invisible:奇怪的是当事人不觉得自己香气熏人。。。^_^

追梦者:男人味已足够了。。^_^

花木兰 说...

winnie:也许他们以为越香越迷人吧?呵呵呵。。。

维雄:呵呵。。。你很清楚咧!

tamiya:呵呵呵。。。你的形容词好尖酸。。

花木兰 说...

老二:还好啦!有些很干净,有些则味道怪怪。

细水长流:如果香气不影响旁人,我倒可接受他们喷香水,不然还是不好啦!^_^


sook Ting:香水如杀虫剂?呵呵。。

花木兰 说...

vincentcho:我也觉得涂止汗剂比较好,至少那味道不会那么熏人。

嘿嘿:没有种族歧视,只是本地人马来同胞比较喜欢喷香水。^_^ 如你说的华人也用香水,不过他们通常是白领阶级,不容易流汗啰!

花木兰 说...

啤酒花:呵呵呵。。那你只好自求自保啰!
不然你也用吧?

非一凡:我每次嗅到就头晕想吐。。

花木兰 说...

普普:可是如此狐臭家香水味道更严重。^_^

嘿嘿:呵呵呵。。。你也赞成普普?

verinice:你说的对,每个人的体味不同,和香水所产生的效果也不同。这真的是个问题。^_^

薰衣草夫人 说...

他们大多不是用廉价香水,而是用廉价香粉,特别是擦在腋下,这样才夠力!

梦旅飞 说...

哈哈,比体臭好吧?

ching 说...

朋友送了一瓶香水我用了好几年还有半瓶呢!

花木兰 说...

薰衣草夫人:我觉得香水味比较可怕,尤其在狭小的空间嗅到,更是想呕。好比如那天我乘搭快巴去马六甲,前面马来妹搽太浓,害我呕吐。^_^

梦旅飞:我觉得都很臭。^_^

ching:尽量不要在太热的地方喷香水,不然会反效果。^_^

人生不过如此-沈兴(1963)。 说...

活受罪,各有所好!随意,就好!

绿洲之源